城市地下极速滑行:载满故事的地铁电影

点击次数:   更新时间:2020-10-16 21:49     作者:幸运彩票

  地铁成为现代电影的场景,在20世纪末、特别是90年代以后。地铁和有地铁的城市,一起进入电影世界。很多以城市为背景的电影,在地铁中取景,地铁进而成为影像世界里、现代都市的一大关键符号——但地铁对于电影的意义绝不仅仅如此笼统。

  当地铁进站、又开动,当滑动门闭合之间,当月台上的风扑面而来……也许只有亲身经历过那种乘坐地铁、穿行于城市地下的体验,你才能够体会:是地铁,带给一座城市以不一样的气质。这种气质,是年轻、飞速、轻盈,是孤单、寂寥、落寞,是沉沦、忘我、迷失。有地铁的电影因而成为不一样的电影,地铁不仅是电影中的某一段插曲、某一个场景,当电影在地铁中穿行,此时,地铁就是电影本身。永远都写满着新鲜的奇遇、流转的故事、和让人悲怆的宿命。

  如果地铁本身就是一部电影,那么,这部电影永远穿行在城市的心脏地带,穿行在现代人的内心深层。这部电影,永不散场。

  我遇见谁,会有怎样的对白?我等的人,他在多远的未来?我听见风,来自地铁和人海。我排着队,拿着爱的号码牌。

  地铁中,站台上,穿梭往来着形形色色的男女,就像游弋在这个城市海洋里的一尾尾寂寞的鱼。当地铁进站,每个彼此陌生的人,分别奔赴这个城市各自的方向。好比电影《向左走,向右走》中,那两个近在咫尺、却又永远背道而驰的男女,地铁里的每个人,身体的距离是如此近,内心的距离又那么远——当地铁站口的风扑面而来,遇见与否,才是故事自一开场,我们就最为迫切关心的主题。

  那是汉城的地铁,全知贤和车太贤开场于地铁上的遇见。《我的野蛮女友》中,她喝醉了,他出于好心去帮她,却未曾料想,兜了一个大包袱。从此后,他的世界,再也甩不掉这个外表清纯、性格泼辣、举止乖张、内心善良的女子。两个人的爱情故事,上演的活色生香,让人一再地为之忍俊不禁。此时,于他而言,在地铁上最初的那场邂逅,是惹了一桩烦,更是颇费周折地兜了一个大圈、所最终找寻到的幸福。作为韩国电影,本片不仅把一出爱情戏演绎的捧腹搞笑,煽情的段落也总是可以让人为之动容。最为感动我们的场景,还是发生在地铁站里。伴随着“I believe”的主题曲,他寻找她,她寻找他,两个人进进出出,一再地擦肩而过。这就是地铁,有“遇见”,自然也有“错过”。好在,她的声泪俱下的呼唤,及时地回旋在地铁站的广播里。她一遍又一遍地喊着他的名字……电影里的两个人,终于还是“遇见”了。

  影片《甜蜜蜜》的开场,也是从一节车厢里开始。列车进站,黎小军和李翘两个初来香港的青年,背靠背坐着,同时站起身,一个向左走,一个向右走。此后的故事,便是不断地上演两个人一次次“遇见”、“错过”、“离别”的纠缠……但最终还是遇见了。他们相逢在纽约街头、邓丽君的歌声中。张曼玉的表情,无限惊喜,无限辛酸,无限委屈。喜极而泣。

  最后,镜头回溯到影片的开始,列车里两个人最初的靠近。电影的叙事构成一个圆。原来,这段爱情的喜剧结局,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。

  迟两秒搭上地下铁,能与你碰上么?如提前十步入电梯,谁又被错过?和某某从来未预约,为何能见更多?全城来撞你,但最后处处有险阻。

  有两个人的遇见,自然也有两个人的错过。地铁里上演的爱情故事,就像我们的生命本身一样,充满了各种起伏不定、机缘巧合。

  那是纽约的地铁,在《人鬼情未了》中,山姆中枪倒下的刹那,他的幽灵便和自己的爱人莫莉阴阳相隔,成为“触不到的恋人”。他的幽灵看着眼前的她,柔肠寸断。此时,纽约的地铁进入了故事。在这些上了年纪的地铁、城市阳光照射不到的地下,藏匿出没着许多游魂野鬼。山姆的幽灵在地铁里追击凶手,又在地铁里和别的鬼魂发生了冲突,并且最终在地铁里学会了由“触不到”到“触到”的本领……是纽约的地铁,让阴阳相隔的爱成为可能。

  韩国影片《触不到的恋人》,则把一种身在咫尺、心在天涯的嗟叹,刻画到了入木三分。他和她在地铁站相遇,他一往情深地凝望着她,她却挽着另一个男子跳上地铁,呼啸而去,在他的眼底空留下无限的落寞与忧伤。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不是天涯,不是海角,而是我就在你的身边、你却并不知道我爱你。还有东京的地铁,在日本影片《失乐园》中,那是男女主角幽会的场所。此时,地铁承载着这个城市里两个已婚男女隐秘的恋情。在人潮似海的城市,爱上一个人是多么容易,但这段爱情悲剧的结局仍然不可避免。因为爱情本身还被绑缚着不可知的宿命。

  在伦敦的地铁,列车滑动门的一次偶然开合,便构成了对于女主角海伦命运的两种假设。《滑动门》也因此而成为关于地铁的经典影片之一。在电影中,地铁有着如此的魔力,它驱动着时间乃至命运的不同走向——赶上地铁,海伦邂逅了陌生的男人詹姆斯,回家又拆穿了丈夫移情别恋的真相;赶不上地铁,祸不单行又遇到了抢劫,回到家时,丈夫的偷情已经结束,海伦依然继续维系在婚姻的谎言里。地铁总是按时进站,就像宿命的必然一样。但人生,却总是充满了各种偶然。你可能赶上地铁,也可能错过地铁,并因此而开端了截然不同的命运迷局。

  电影中,东京的地铁有着东方抒情诗一般的氛围,并没有强烈的速度感,打着昏暗的影调,徐徐缓缓,让你心思纯净。

  影片《东京日和》中的摄影师丈夫和妻子,就乘坐着这样的地铁。他漫不经心地捕捉着各种镜头、各种光影、形形色色的人。他拍摄下的照片越来越多,而妻子也日渐消失在这个世界上……这样的叙事,是一种没有剧烈情节冲突的、时间的进程,而其间又总透露着淡淡的忧伤。

  作为侯孝贤向已故日本导演小津安二郎致敬的电影,《咖啡时光》里的东京,生活空间高度密集,人们终日穿梭于地铁、火车、磁悬浮等各种轨道交通工具上。与小津的电影相比,生活依然忙碌而有秩序,但地铁里的每个都市人,又有着一分不易为人所察觉的孤独、落寞的况味。生活的秩序看似日复一日、又在悄然改变。少女阳子在大多数时间,就这样穿梭于地铁线上。侯孝贤把能够引起故事的兴味的那些段落,隐藏在乘座地铁时刻、有一些寂寥的时光中。少女的未婚先孕、父母的反应……所有关乎情节起伏的故事,都只是一种时间的背景,被隐藏、消磨在时间的流逝中。

  还是会有故事。在地铁站的月台上,在地铁与地铁交错而过的刹那之间。肇是静静地守侯在她身边的男子。也许,他深爱她,但这爱的表达,只是两个人融洽相处的时光。侯孝贤并不揭示、他们之间究竟会有怎样的故事,只是给我们以对于爱情与人生的假设。肇业余爱好收集东京各条地铁线路上的声音,他常常背着录音设备,穿梭于地铁间,采集声音。也因此,才有了肇和阳子、两个人乘坐的两辆列车在轨道线路上的擦身而过——那一刹那,似乎我们都要替他们着急。列车与列车的交错的动作,成为对于我们的命运的一种再恰当不过的譬喻:生活中,我们一样饱尝各种“错过”的风险。

  好在,有“错过”,自然也有“遇见”。影片结局在两个人乘坐同一节车厢时的偶遇。她独自在车窗前的光线下打着瞌睡,他就在她的面前默默地守侯。当地铁进站,她醒过来,他赫然地立在她眼前。相逢一笑。

  以“遇见”的惊喜取代“错过”的焦灼,这是《咖啡时光》在结局时刻呈现给我们的、善意的亮色。

  这个冬天最后一夜,我和你都在寻找开往春天的地铁。这里不是我的世界,我等了一天一夜,等开往春天的地铁。

  地铁毕竟还是现代城市交通工具中速度的极至体现。乘坐地铁,我们可以迅速地从城市的一个角落,抵达另一个角落。这一站到下一站,只费须臾。想到地铁所带给于人的速度与时间的冲击,就会浮现《2046》中,列车穿越时光隧道般的感受。

  年轻的演唱组合雨·泉为《开往春天的地铁》歌唱的主题曲,加之徐静蕾和耿乐的演绎,使这部影片更大程度上成为一部青春片、一部MTV般的城市电影。建斌和小惠是千千万万来到城市打拼的青年人中的两个,城市赋予他们以梦想和憧憬,也带给他们失望。失业的建斌终日乘坐地铁、在列车的往复运动中消磨时间。面对婚姻的七年之痒,两个人之间情感的维系进入了困境。但影片表现的,除了爱情还有地铁,并且又由地铁延伸、故事的讲述涉及了更多的人。仿佛地铁里的每个人,都有故事。比如那个聋哑少年,当他和自己心仪的陌生女孩、两个人的手,在车厢中轻微接触——这个镜头,充满了既紧张、又窃喜的情绪的起伏。与此同时,青春期的爱情的青涩,也在这列“开往春天的地铁”里,渐渐弥漫开来。

  《开往春天的地铁》拍的是北京。从总量来看,中国的地铁很少进入过电影的视野。港版《地下铁》改编自几米绘本,曾经取过上海地铁的外景。董洁扮演的盲女孩,因为一封信的巧合,结识了张震饰演的台北男子。张震从台北赶来,两个人在上海的地铁上开始了一段恋情。印象中,港版《地下铁》更像一部关于几米漫画的宣传片、一部赶在圣诞档期上映的青春偶像片——至于上海的地铁本身,却并未给人留下太过深刻的印象。

  说到地铁里的青春片,仍然不能不提许多日韩电影。作为现代城市生机与活力的象征,地铁是很多青春片的典型场景。电影里的东京的地铁,总不乏美少女或美少年。在《四月物语》中,她是松隆子主演的女孩,在温暖的光晕下一个人到东京。在《关于莉莉周的一切》中,他是兀自坐在空荡荡的车厢内、静静地听着唱片的少年。在《花与爱丽丝》中,他是两个女生所中意的学长。学长的侧脸,像极了《情书》里的柏原崇。少女花喜欢上了这个学长,在地铁里偷拍他的照片……少男少女在地铁里的那些时光,经由岩井俊二的镜头呈现,正如同经小林武史所编配的德彪西的钢琴,有着月光一般的轻盈、青春一般的飞扬。

  北半球的情人节,我一个人坐上地铁。脑袋靠在车窗边,肯定会失眠。旅行到第十七夜,我用光所有的底片。每一张都像电影情节。

  行驶中的地铁是极速的。极限的速度,带来视听感官的冲击。因此,地铁的场景成为许多动作片、警匪片、灾难片、惊悚片中屡试不爽的元素。

  在梁朝伟和任贤齐主演的《韩城攻略》中,故事的讲述也许并无新意,但两个人在汉城地铁内的一段眼花缭乱的追逐与打斗,无疑成为全片的亮点。最惊险的一段,在列车的高速运行中,梁朝伟在车门内,任贤齐在车门外,两个人通过衣服夹住车门而绑缚在了一起。而在美国影片《法国贩毒网》中,纽约的地铁内,警匪双方在地铁车门的开合之间,久久周旋。狡猾的匪徒为了摆脱探员的跟踪,佯装进了地铁,未料想,一转眼他又脱身而出,车门合上,探员却反而被关在车厢内、驶向下一站去了……甚至卡通片中也引入了以地铁为场景的动作设计。在《蜘蛛侠2》中,蜘蛛侠和章鱼博士在地铁上狭路相逢,章鱼博士弄断了轨道,眼看整列列车即将车毁人亡——千均一发之际,是蜘蛛侠以神奇的蛛丝绑缚住周围的建筑物,凭自己身体的力量和柔韧,拦截下高速行驶的列车。

  地铁位于城市地下,一旦遭遇人为或自然灾害,逃生与自救就成为首要问题。灾难片类型盛行的好莱坞,不乏拿地铁开涮的影片。在影片《后天》(《末日浩劫》)中,席卷而来的洪水,首先淹没了纽约的地铁。另一部影片《地铁大爆炸》(《地心爆炸》),则为洛杉矶这个地震多发的城市,假想了一场7.1级的大地震。因为震央位于地铁附近,剧烈的震荡使得列车脱轨,地下道水管破裂,地下瓦斯线爆炸。瞬间,水火毁灭了整个地铁,连洛杉矶城都危在旦夕。既然水火无情,人类终将如何战胜随时引爆的无形杀手?

  围绕地铁上演的紧张激烈、并且不乏惊悚悬念的故事重重叠叠,此时,地铁变的不再浪漫,而是危机四伏、甚至恐怖狰狞。韩国版的《地下铁》(《地铁危机》、《地铁惊魂》),是一部套用美国《生死时速》情节的、在地铁里发生的故事。影片开始半小时,地铁里便已经出现了惊心动魄的场面,整部电影更是汇集了大胆的动作设计、悬念迭起的情节、刺激人心的枪战和爆炸。另一部2004年8月上映的德国版的《地铁惊魂》,则是一部恐怖片。单看海报上紧闭的车门和一只拖曳着血迹的手掌,恐惧的感觉便无以复加。

  最后一班地下铁,你含着泪说再见。我知道,你不会太远。但这个多雨城市,至少还有一个人,今夜将为你失眠。

  关于速度,关于青春,关于地铁,最为经典的故事,要数法国导演吕克??贝松版的《地下铁》。那是巴黎的地铁,地铁本身就构成了一个独立而多元的社会、一个与地上的城市并存的地下的城市。不见天日,却同样蔚为壮观。

  弗烈德是一个在地铁内活跃着的“古惑仔”、“滑轮少年”,年少张扬,青春不羁。地铁就是他的城市、他的天空。只要在地铁里,他仿佛就得以自由伸展羽翼。影片借由他在地铁站内一次次激烈的逃跑与追逐,展现了巴黎地铁内的众生相。与此同时,一个女人、富商的妻子海伦娜,出现在弗烈德的生命里。她美丽,忧郁,狂野。他不顾一切爱上了她,并且爱得如此执着。这才有了那虽浪漫、却悲情的结局。地铁呼啸而至,海伦娜顿时尖叫——他轻松一笑,纵身跃下,遁入黑暗。

  生如飞鸟死如鱼。弗烈德那一跃,那份洒脱与翩然,仿佛跳下的,不是迎面而来的地铁和轨道,而是另一个世界的汪洋大海。那一跳,就像生命的激情在一路长跑后的喷涌,在激动人心处的喑然,又在华彩乐章中的落泪——弗烈德的青春,如烟花盛开一般,在地下铁转瞬成烟。即使这样的结局来的殊为悲情,倒也悲情到了摇曳生姿。

  1900年,巴黎地铁诞生。时至今日,地铁在巴黎的城市生活中仍然占有重要地位。也许是因为地铁太重要了,也许是法国导演更善于捕捉平凡生活的动人之处,两部经典的以地铁为名的影片,都出自法国。除了《地下铁》,《最后一班地铁》则是特吕弗1980年导演的影片,关于地铁的戏并不多,地铁更是一种时间与场所的定义:二战法国沦陷时期,巴黎从晚上11点开始宵禁,娱乐活动必须提早结束,演员和观众必须赶上最后一班地铁回家。

  更多的法国电影,选择地铁为故事某一段的背景。比如《新桥恋人》,在地铁隧道内的那段宛若绝唱、又扣人心弦的大提琴声中,朱丽叶??比诺什饰演的女子和流浪汉,两相追逐。还有《天使爱美丽》中,奥黛丽??多杜饰演的爱美丽,最终是在地铁站内、邂逅了自己心心念念寻找着的男主角——尼诺。

  此时,地铁里的人和故事又是更重要的,而地铁,只是作为城市的一种背景。但对于地铁,我们仍然心存感激——它是所有故事发生的场所与见证。就像《天使爱美丽》中、地铁站台上乞讨的盲眼老人,他总是默不作声,身前放着一台唱机打发时间。那歌声在空旷的地铁站里久久回响:


幸运彩票
联系我们
幸运彩票游乐设备有限公司
张总    手机:15064305765      张顺    手机:18678205779
赵涵    手机: 15552683371     何长喜 手机: 18653358950
魏恒磊 手机:13583375157
座机:0533-3980309 / 0533-3980212    公司传真:0533-3980212
公司邮箱:fangxinyoule@163.com   
地址: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华光路东首

关注我们